当前位置:六书网 > 科幻小说 > 名讳模仿者 > 第十九章 安全?

第十九章 安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唐姝决定去找另一个病房的苏绸,她出门前背起桌面上的背包,还带上了病床号的电子腕带,一会儿一并去接宠物。

    唐姝凭借自己超强的听力和嗅觉,加上灵活的身躯,在医疗院飞奔也不怕撞上任何人。不管是迎面而来的,还是突然从侧面冲出来的,都像是能提前预知对方的行动轨迹一般。

    她在医疗部里速度极快冲下楼,尖尖的嘴角快乐的上扬。

    太棒啦!唐姝笑出了声。

    灵活的身躯穿梭在人群和障碍物中,就像如鱼得水那么自在,连衣角都不会碰倒任何东西。

    “她是不是来错院了?”看着发神经似的唐姝,清东西的小护士拿胳膊肘碰了下自己的小伙伴。

    小伙伴耸了耸肩,道:“精神病院没来得及开设嘛,没办法。”

    唐姝毫不意外的听到了小护士们的对话,但这些她不在意,快乐就完事啦。

    询问了几个人后,唐姝找到了苏绸的病房。

    门口萦绕着浓郁的香水味,闻起来像是女人的发梢从指尖划过那么柔软撩人。

    还有别人?唐姝推门的手一顿,转而敲了敲门。

    “谁呀?”苏绸脆生生的嗓音响起,透露着一丝疲惫。

    “我,唐姝!”唐姝高喊着。

    “唐姝!?快进来!”苏绸听见唐姝,瞬间变得分外欣喜。

    唐姝推开门,病房内的空调开的很低,十分凉快。

    “啊?你们在一起!”唐姝惊讶的发现病房里的另外一个人是李晓昀,那浓郁的香水味是从李晓昀身上散发出来的。

    李晓昀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斜靠在病床上,坐姿十分不雅。她那一脸花了的妆容完全洗掉,露出那张都市丽人的俏脸。

    堪比网红的容颜配上匀称的身材,李晓昀可以说是都市白领们理想中的完美女友。

    “不行?又不是抢了你男朋友,你急什么。”李晓昀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露出她白嫩的腰肢,冲唐姝挑了挑眉,调侃道。

    苏绸腿上刺穿的伤口还没有好,下不了床,无聊的要命,尾椎都坐疼了。

    “我的小姐妹背着我有了别的小姐妹我能不急吗?”唐姝勾起了唇角反击,“你不会把她卖到哪个青楼里去吧。”

    “青楼有我就够了,我可是头牌。她要来也只能当个丫头。”李晓昀发现有人跟她斗嘴一下子来劲了,嘴角都止不住的上扬。

    在不紧张的时候唐姝也不介意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姑娘们,出来接客啦~”唐姝掐着嗓子喊了起来,“我一届老鸨照顾你们可辛苦了~不要给妈妈丢脸呀。”

    苏绸目瞪口呆:“捉、捉鸡现场?”

    调侃完了,三个人重新严肃起来,讨论现在面临的问题。

    “蒋帅王德川他们呢?”唐姝发问。

    “我跟蒋帅一起开车出来的。”李晓昀回答道,“我们遇到了那个大鸟后,没再遇到过什么拦路的东西,基本上一路通行无阻。我们一出来就看到了围在周围的救援人员,蒋帅的手臂在开车逃跑的过程中骨折了,一路上又没有及时处理,似乎很严重,而我有轻微的冻伤,我们被分到了不同的病房。现在还没来得及和他联系。”

    唐姝和苏绸对视一眼,想起她们一路的艰辛。

    唐姝沉思片刻,将自己和苏绸一路的遭遇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尤为细节的说了苏绸出边界后的事。

    “你受了很重的伤?”李晓昀狐疑的看着唐姝,上上下下的扫视唐姝的身体。

    “跟苏绸腿上一样的伤,”唐姝回答道,“比较多。”

    苏绸一个仰卧起坐,大叫:“这不公平,我都还没好呢!”

    李晓昀一巴掌把苏绸拍回原位。

    “医疗部的人说我有很强的自愈能力,应该是进化后的结果。”唐姝解释道。

    李晓昀和苏绸陷入了沉思。

    唐姝见气氛有些不妙,下意识的绷紧身体,张口问道:“怎么了?”

    “你跟正常的进化者,好像有点不一样。”苏绸躲躲闪闪的把一句话说完。

    “有什么不同?”唐姝微微皱眉。

    李晓昀把想要坐起来的苏绸按了回去,主动解释道:“据我们了解,一般进化者的进化是很全面的。不会单独只进化身体一部分的能力,任何机体功能都是同时进化的。按你这个自愈能力,你的战斗力对于同样具有这么强的自愈能力的进化者来说也忒弱了一点。”

    唐姝闻言,也觉得不妙。

    “谁告诉你们这些信息的?”唐姝问道。

    “过来讲解情况的专员啊?”苏绸瞪大了眼睛,“就那个个子有点矮的小伙子。”

    “给我讲解的专员就没告诉我这些。”唐姝无辜的耸耸肩,“怕是业务不熟忘了吧。跟我讲解的还是一个妹子,她只告诉了我一些关于进化世界的事情。”

    苏绸和李晓昀同时露出了震惊的眼神,惊魂未定似的看着唐姝。

    唐姝被她们看的头皮发麻,急忙问道:“怎么了”

    “这个医疗院只有一个讲解专员,就是那个个子有点矮的小伙子。”苏绸颤巍巍的开口。

    三个人同时愣在了当场,三脸懵逼。这么一对口供,唐姝连自己进化后的那点喜悦都冲散了。

    三个人左思右想想不明白,又不觉得这是个可以抛到脑后的事情,一时间安全的感觉没了,众人觉得这里不像个安全区,处处透露着诡异。

    跟其他两个人打了声招呼,唐姝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医疗院的大门,呆愣愣的看着外面的天空。

    天空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明亮。

    ......

    莫雁如盯着眼前的火苗,看着女孩黑色的衣服一点点被火苗蚕食掉。

    不知道那个女孩被火焰吞噬后会发生什么。莫雁如有些歹毒的想着。

    火光映衬着冷艳的俏脸,更添一分朦胧和神秘。

    一只陨石色的边牧乖巧的趴在她的身边,脖子上的金属狗牌反射出莫雁如s形的绝美侧影。

    莫雁如蹲下来,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这只陨石色的边牧犬。

    边牧犬傻乎乎的看着她,感受她锐利的视线,不安的后退几步。

    莫雁如拿着手术刀,锋利的刀子在她指尖转了一圈又一圈。

    火焰燃烧发出清脆的噼啪声。

    天空似乎越来越暗了,明明没有下雨,却是个阴天。

    这危机就像温水煮青蛙,在不知不觉中到来。莫雁如偏偏头,几缕发丝滚落下来。

    末了,她重新站了起来,注视着眼前燃烧的火焰,衣服一点点化为灰烬,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

    夏天滚烫的风吹来,把唐姝从迷茫中吹醒。

    这天空让唐姝想起了江城变成十四级进化世界之前,似乎就是慢慢变暗的。

    不过还有风,让唐姝确信自己从江城出来了。

    这么一个惊吓,彻底把唐姝从安全的堡垒中给拖了出来,她使自己的机体重新恢复到一个紧张的状态。

    毕竟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安全。

    唐姝来到了存放宠物的地方,大多数是猫猫狗狗,被关在大大小小的笼子里。一只大金毛缩在在一个明显不够它这个体型住的笼子里,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唐姝,不知道它的主人恢复没有,也不知道这只金毛饿了几天。

    医疗院毕竟人手有限,资源有限,只能给这些宠物一点水和剩菜剩饭。

    唐姝一下子心软了,拿出包里的狗粮给这个金毛。

    听说大部分人能出来,是因为自己养的宠物发生了进化。动物的进化种类繁杂,能够体魄变强,也能拥有些特殊的能力,甚至改变自身的体型,这些都有发生。

    大黑和小白菜实在特殊,毕竟蟒蛇不是什么寻常人养的,唐姝找了好久才在一个戳了透气孔的集备箱里发现它们,甚至惊喜的发现了放在一块的洪都拉斯卷毛蜘蛛。

    没有看见猫咪,这很正常,野猫还是怕人的,估计躲到附近的树林里去了。唐姝想。

    她到处寻找,却发现安娜也不在这儿。

    这就很不正常了,安娜跟谁都亲,一点也不怕人,而且十分乖巧,让它做什么就做什么。唐姝有点急了。

    询问了几个工作人员,都没注意到一只陨石色的边牧。

    唐姝深吸一口气。

    她有一个奇怪的特点,越急越能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越害怕脑子转得越快。

    现在就是这样。

    唐姝闭上眼睛,细嗅空气中的每一股味道。

    安娜跟她在一起那么久,安娜的味道要想回忆,应该并不困难,可以用排除法。

    一股腥臭味,蛇和蜘蛛身上的。

    消毒水味,医疗部大楼的味道。

    还有杂七杂八人的体味。

    唐姝再次深吸一口气,空气中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蛋白质烧焦的味道,和安娜身上的淡淡的汗味,两个味道混杂在一起。

    她睁开眼睛,一跃而起,健步如飞,所到之处卷起一阵劲风。像豹猫一般的女孩,朝焦糊味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会有人烧死安娜吗?唐姝面色阴沉。

    她手无寸铁,但是她的指甲比刀还锋利。

    是谁!

    唐姝拨开树林,深入其中,陨石色的边牧犬蹲在一坨黑乎乎的东西前面,呆呆的喘着气。

    看见唐姝,安娜开心的晃着尾巴冲过去要抱。

    唐姝轻轻蹲下,抱住了它,完全没有嫌弃它身上的汗味。

    发现安娜身上并没有受什么伤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唐姝揉揉边牧犬的脑袋,把注意力转向了那个烧焦物上。

    她找了个树枝拨开黑色的灰,一点一点的戳开。

    谁会带安娜来这里焚烧东西呢?唐姝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没有人带领,在陌生的环境里安娜从来没有到处乱跑的先例。

    蓦地,她感受到树枝触碰到一个硬质的玩意儿。

    唐姝小心翼翼的将其捡起来,这个东西透着亮光,小巧可爱。

    这叫她一愣,唐姝惊讶的发现自己找到了自己黑色呢子大衣上的胸针。

    这焚烧物是她的衣服!?

    谁没事儿烧她的衣服啊?祖祖辈辈血海深仇的命运之敌还是闲的没事的究极变态?

    唐姝像被人敲了一棍似的懵了。

    以唐姝的谨慎,绝不相信这真的就是有人闲得无聊烧的玩的。就算是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烧着玩,也不会巧到把安娜带过来。

    那个人想做什么?唐姝盯着小巧的胸针。

    那个人把安娜带到这里,烧掉她的衣服,留下了胸针。

    这都不是暗示了,是明示烧的是她唐姝的衣服。莫非......

    唐姝摸了摸下巴。

    莫非,那个人在借此向她传递什么信息?

    此地不宜久留。

    唐姝牵着安娜的狗绳,匆匆从树林里钻出来。

    猫反倒不难找,她拿出背包里的铃铛摇了摇,呼唤声猫咪的名字,不一会儿五只猫就从四面八方钻了出来。

    猫咪看上去还是那么油光水滑,完全没有被饿着的样子,多半是趁自己不在的时候打了些野味。

    唐姝喂着猫,把烧衣服的疑惑和之前人员不对的问题放在一块,越想越害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